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淫魔在我家哦!】【作者:as153026】
【淫魔在我家哦!】【作者:as153026】
字数:3469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口口

  最丑陋的,是人的「欲望」。同时「欲望」,也是导致人类生存的动力。并且「欲望」,也可以增加人生的醍醐味。

  「欲望」分成了许多种:

  和谐的欲望、邪恶的欲望,清欲、浊欲。

  可以说,没有了「欲望」,人类就没有生存的价值。

  清欲、和谐的欲望,人类把它讲得好听一点,称之为「愿望」。

  例如:世界和平、身体健康、平安生产、学业顺利诸如此类。

  然而浊欲、邪恶的欲望,人类却将它称之为「邪念」、「汙念」。

  像是:金钱欲、独占欲、自私自利、想要更多等等。

  在我看来,这些所谓的「邪念」或着「愿望」的东西,都是一样的念头。
  「愿望」只是为了粉饰「欲望」才诞生出来的。

  没有全心全意的奉献,只有为了享受自己所拥有的东西,才会去协助别人、替别人祈祷。

  比起毫无保留地牺牲自我,为了自己的欲望而去协助别人才更加现实。
  这样,才能达到真正的互利共生。

  至少,「我」跟「他」的情况是如此。

                口口

  事情发生於我高中结业式后的暑假初期。

  我家来了一名出乎意料的访客,不、我想这不只是出乎意料。

  这大概也超乎全世界、甚至连世界本身也会吓到的出乎意料。

  那就是,从我的电脑中跑出一名女性来了。

  而且还是在我看着H动画、正在自慰时跑出来的。

  不过这名女性不是像里番常有的设定──从影片角色的模型中跑出来──反而是像鬼片一样穿过电脑萤幕,无视影片、电脑等物,直接跑出她的上半身跟我SayHello。

  而且是真的跟我说了:「Hello!」。

  我在惊讶之余,直接退到墙边。

  而女性则无视我的讶异,看到我后退之后,反而认为我这是在让位给她出来一样。

  而且不知道她是用什么方法,从萤幕中缓缓地浮现出她的下半身,合理的想,应该是飘出来吗?

  不过打从从萤幕跑出来、还会飘在空中的时候,怎么想都已经超过合理的范围了。

  而当她全身都显露出来时,我的性奋度也跟着上升。

  没错,是「性」,不是「兴」,看似相近,可是两者相差甚远。

  前者是我单纯对她产生了性欲,可是后者则是对她产生好奇、感兴趣等等一类的概念。

  她的全身除了有盖住点点部位以外,都是完整的裸露状态。

  只是令我比较在意的,是她身上的胸前两块虽然平坦,倒也不算没有,只是下面的那一根肉色的棒状物让我看了好久,而且棒状物下面有着该有的「蛋」,所以我不得不对眼前的女性感到疑惑。

  重点是!我还是「性奋」了!明明我没有这种兴趣──

  「阿!公猪……不对,雄性人类不太想看到这东西吧?咱马上收起来。」我还没回过神,她就一边说着一边抚弄下面的肉色棒状物。

  然后很不可思议的,那一条肉跟两颗蛋像是「咻─」的一下,完全消失不见了。

  原本有着一条大而无愧的巨棒,转瞬间变为乾乾净净的下体,而且还是转变成一般女性的生殖器官小洞洞,颜色还是粉嫩嫩的那种。

  这一切别说是太突然或是出人意料,都已经让人想要去死一次看看确认自己是不是身处於现实。

  我除了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情况,没有其他任何反应。

  「嘛,会惊讶也是理所当然的,不过咱还是想说,也太惊讶了吧?」女性虽然这么说着,却一边晃晃脑袋,原本俏丽可爱的短发,瞬间伸长到背部,刚刚还贴近於中性美型的五官,转眼间俨然成了一副令人动容得为之倾倒的姿态。
  微卷的细长睫毛带动着眼皮眨动,俊美浓艳的弧形眉毛,跟宛如玻璃珠、散发出光辉般的瞳孔相衬,形成一种强势、成熟并且性感的眼神,光是被盯上就会有种不自觉地产生出无法逃出、主动想要臣服於底下的心情。

  而圆润而不失立体感的巧鼻,一吸一吐彷彿都让人觉得气息甘美,同时下面连接着彷彿无法抗拒鼻息连带拉下的人中,配上显露樱桃色、娇嫩欲滴得不禁让人想要含上一口的湿润红唇。

  将这些五官装在上面的脸庞,连带一身具有白皙、细嫩、光滑的彷彿吹弹可破的肌肤。明明没有穿着任何屏蔽衣物,肩颈却显露出香艳的氛围。

  每种、每样配合下来的五官与其身形,都像是在展现给世人看一般,是世上无人能出其右的无与伦比的美貌。

  「嗯……?是看呆了吗?第一次看到咱的雄性人类似乎都是这种反应呢。」女性一脸兴致缺缺的模样说。

  接着,她突然靠过来。

  「咱说,咱们来签个契约吧?」她用着奇特的自称说着,并露出让人无法抵抗的一抹香艳微笑。

  什么!这里上演了里番的固定套路!难……难道说!

  「咱来矫正你那扭曲的『欲望』,而你则要将你的『欲望』奉献给我。」
  ……嗯?总觉得跟正常的里番套路不太一样,矫正欲望?最老套的不应该是把灵魂奉献上去,然后让我爽歪歪的吗?还是怎么着……我人不够好看、又丑又肥,所以才这样对我?

  「阿,别误会了,咱可不是看你的外观不好看才这么说的哦?这只是咱们的契约形式──」

  这傢伙刚刚有读我的心吗?怎么好像被她猜到我在想什么……

  「嗯──从你的外观来看,以及就咱」看到的「心理素质,相当具有『矫正』的价值呢!」女性一手轻抚下巴,一边打量着我。

  这种时候不应该再继续呆站着了,至少也得做点回应才行。

  总之,先来固定套路的一句话吧!

  「你、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我脑子没办法跟上你说的话题──」

  女性听到我说的话,愣了一愣。

  接着大笑起来。

  「阿哈哈哈哈哈哈!」

  她会大笑很正常,因为我那句话讲得超级没有感觉,尤其是到了可以说是拙劣、废物的程度,「明耳人」肯定都能听出我只是在演戏。

  「呀哈哈、呼呼呼,怎么了?居然想要演戏吗?老实说,每个人一开始看到咱的反应都一样,连你也不例外。

  可是这之后做出来的反应,居然是想要演出、照着固定套路走?这倒是让咱感到新鲜感了。「

  一脸开心的表情,先不说她的身子光溜溜,光是脸部就能让人为之心动。
  「於是如何?咱也要固定形式的来走一遍吗?」

  她的声音很明显透露出一种喜悦,似乎是真的第一次有这种情形。

  我也不知道到底该不该高兴,不过能让美人开心,我觉得应该不算坏吧?
  总之我点了点头。

  「好吧,咱总觉得你很了解这种事情,不过咱还是配合你演一遍吧!

  咱是一只淫魔,来到你们此地,是为了『矫正』你们的『欲望』。

  虽然咱说的『矫正』,的确可以改变你们的『欲望』。

  但是,其实真正的意义上是在『收集』你们的『欲望』,将你们的『欲望』给吃下去,因为咱们淫魔以『欲望』为食。

  然而咱原处的世界除了淫魔外,并没有人类。

  『欲望』又只有人类身上才有,於是咱们淫魔便会来到具有人类的世界来觅食──不对,『收集』。「

  「老实说,你的目的怎样都好,你直接跟我说,你刚刚要我签的契约的意思吧?」我有些不耐烦的说。

  这种像是设定集的东西不要随便跑进我耳朵里,太吵耳了。

  女性听到我说的话,突然安静下来紧紧盯着我。

  我没有漏看她眼神中一瞬间透露出的凶狠。

  然后笑了。

  我的背脊一瞬间窜起凉意。

  「呼呼……果然很有『矫正』的价值。」

  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在压抑自己,但是我刚才的确有种不应该乱说话的感觉。
  「想要知道『契约』的意思,对吧?」她刚刚原本好声好气的氛围已经收掉,缓缓的靠过来。

  而我就在墙边感觉到她的气势,我再怎么想退也退不了,只能看着她慢慢走过来。

  越是走近一步,越是让我感到本能的畏惧。

  「很简单的意思──」

  一步步、一步步地,接着当她靠到我的面前不到一步差距时,我身上的肥油肥肉,都因面前的女性而颤抖的不成「肉样」。

  「──就是把你的欲望都奉献给咱。」

  魔性的笑容像是在嘲笑着我的可悲模样,却又令人无法不停止观看。

  望而生畏的美丽。

  这难道就是淫魔特有的那个吗?魅惑还是让人淫乱的那个?

  总之,我现在都觉得我自己的模样可悲,可是我倒是挺甘心的。

  不如说,很舒服。这肯定是淫魔本身的特质,才让我变成这样的。

  「如何?要跟咱签约吗?从刚刚开始,咱就一直感受到你对咱的『欲望』满满地涌现出来呢。」

  美艳、性感的笑容令人无法忽视,我不自觉的──不对,我很有自觉性的点了头。

  她则露出一副颇有深意的微笑,身体的各个部位都紧贴着我的身躯,娇柔软嫩的光滑身躯贴在我满是肥油的人身上,旁人看来肯定不是什么好光景,可是我本人却享受到至高无上的触感飨宴。

  尤其是她胸前的小巧而富有弹性的球球,可堪称是肉体史上最为美妙、最棒的麻糬,即使是稍有瑕疵的小小质量,只要质感好到没话说,就没有问题了!
  不如说,小的能够这样子紧紧贴身去感受她,还有什么怨言可说!

  不过这种时候,我真恨自己的身体怎么胖得不成人样,不然的话我的脸就能感受到眼前这位美女吐出的气息了!

  「那么──」

  淫魔的手放在我的身体上,接着缓缓的往下滑动。

  要来了吗?要来了吗!我所期待的──

  「为了『矫正』欲望,就先从你的身体外观开始吧!」

  ──然而与我所想的相反,她的手滑到中途便停住了,并直接掐住我腹部凸出来的三层肥油,并且是双手紧紧地掐住。

  「欸?」我不禁发出疑惑的声音。

  似乎看穿我的想法,她很快的跟我解释:

  「想要『矫正』欲望不是吗?那么要有『良好的欲望』就必须要有『良好的身心』,看你这副样子,肯定没有好好过生活!」

  淫魔双手插上那显摆着细緻、富有弹性的小蛮腰,明明靠得这么近,却没对我动手。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要搞得像是老妈管教儿子一样!淫魔不应该这样子阿!

  契约不就是应该要把我全身脱光(虽然我已经是光着身子了)然后一直吸取我的精力接着一边说着──忍不住了吗你这臭猪想要射的话就射出来阿接着一直让我的小鸡鸡不断射出白色泉水把我榨成人乾才对吧!

  为什么会是这种无色情展开的老妈式教育阿!明明场面都这么有气氛了阿!
  「感觉你好像不太能接受呢?」

  「这是当然的吧!」

  「唉呀,生气了?」

  「淫魔……淫魔不应该是这样子的吧!不是应该要不断吸取人类的生命力什么的,『矫正欲望吃欲望』什么的难道不是你们的代用词嘛!不是用来引人类上钩的陷阱嘛!不是应该要在人类签下契约后,然后把签下契约的人类给吸乾、吃乾抹净的嘛!为什么会是这种展开!果然是我的外观嘛!我外观太肥太丑太难看了吗!至少在签什么契约的时候,也应该让我爽一下阿!」

  我终於克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将所有的话语倾泄出来。一口气说完这么多,都得喘口气、喝口水了……

  淫魔稍微有些愣愣的看着我,然后不知道是看似无奈,还是尴尬,有些不太明白的模样搔搔脸颊,说:

  「没想到你的反应这么大……」

  「这是当然的吧!」听到这句我更是立刻大声回应。

  我可是很期待色情展开的阿!色?情?展?开!

  「呃……虽然淫魔里的确是有这样的类型,但是咱单纯只是想要『食物』而已,你说的『色欲』只是最容易产生的东西,也不是咱最想吃的东西……再说人类的『欲望』也不是说能完全吃光的东西──」

  听到她在解释的时候,我越来越有种悲伤的情绪,同时混杂着一种愤怒的心情。

  想必她也是看出来了,很快地又慌张的跟我解释:

  「可是、你想想,咱好歹也上年纪了,当然必须要有大人的风范啊!再说,对上了年纪的咱,你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吧──」

  「……做吗?」

  「咦……?什么?」

  「所以我说,你会做吗?」我恶狠狠的瞪着她。

  接着,沉默两秒。

  然后她叹了口气。

  「咱还是第一次遇到像你这种傢伙……果然你的欲望有『矫正』的必要呢。」
  一瞬间,周遭的气氛变了,刚刚背脊的凉意再度窜上。

  「而且,咱好像是被小看了吧?你这种不自量力的人类,咱是看过几次,不过像你这样的……可有做好觉悟?」明明摆出的表情是笑脸,可是给予的威压感却是货真价实。

  什么觉不觉悟的……从一开始我就是这种打算阿!不然谁想签什么鬼契约!
  我刚这么想,她便瞇起眼睛。

  「这满满的『欲望』……就让咱好好嚐嚐吧!」

  我本身是很有重量的人,这点我敢肯定。

  可是眼前的淫魔女只是轻轻的一拉,便把我拉到床边,接着双手一个轻推,转眼间我便推倒在床上。

  我看着天花板,还搞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马上就有一道不怎么重的重量轻压在我身上。

  就是她。

  她露出邪恶却艳美的笑容,下半身直接贴在我的好兄弟上。而我的鸡鸡只因为她的滑嫩富有弹力的屁屁挺了起来。

  「嗯……已经站起来了阿,真快,手续都不用做,接下来只要『拉出来』就行了……」

  拉出来……?

  我无暇思考多余的事情,她的身躯直接趴在我身上,温暖、娇嫩的肌肤都让我身上的肥肉欢喜的跳动起来,然后我很快地便感受到挺起来的哥儿们进入到洞穴里探险去了。

  虽然她说自己有一把年龄,可是这紧实、细緻的感触,实在不是能形容成是有一把年龄的洞穴,不如说,这洞穴里头还活跳跳的,富含各种生命力!

  淫魔──最棒了!

  在我还在感受着那份触感的期间,她说:

  「嗯──毕竟没签下契约,就直接『拉出来』吧。」

  拉出来?到底要拉出什么──

  我那根下体肿胀的好兄弟,才刚进入洞穴探险没多久,居然就产生了反应……

  平常自己切磋练练手都没这么快速,怎么现在三秒不到就喊累了!至少也会有三十秒吧!

  「呼呼呼,惊讶了呢!这不正是你期望的吗?很喜欢吧?这种放出感──」
  洞穴一秒之间突然从两侧袭击过来,我的好兄弟这才发觉原来是陷阱!
  这座「洞口」本身就是吃遍无数屍体的嘴巴,好比进入地下城发现宝箱,但是宝箱却是宝箱怪一样!我的好兄弟因为这一瞬间的大意,立刻被这洞穴给压垮,同时迸射出它体内所有的「灵魂」。

  「呜呜!」

  好兄弟阿……难为你了……不到十秒就爽了一次……

  「你还真是丢脸,不过很开心吧?」

  她高高在上的俯视着我,脸上的表情带有嘲笑的笑容,可是却不会让我感到不甘,为什么呢?这肯定是淫魔的特质,不是我本身的问题。

  射完后,我好兄弟的残余「灵魂」还缓缓流露出去,这是我感受得到的,只是──

  「既然顺利的直接『拉出来』了,接下来只要『连带』出来就行了,好了,真正的『欲望矫正』,享受一下吧!」说完,洞口连紧缩都没有,却让我感受到一股尿意──

  不……这不是尿意!这感觉跟好兄弟中陷阱喷发出「灵魂」的感觉是一样的!
  难道──!

  好像发出「噗咻咻──」的声音一样,我下体的火山口直接喷发开来。而且喷发之时,好兄弟的「屍身」还跳动好几下。

  「怎、怎么会!」

  好兄弟就好像被吃掉之后,剩下的残骸被改造成水管,从「源头」弄出「水源」,宛如「真正的水管」,我的「水泉」经由好兄弟的口中,不断喷发出强力水柱。

  「唉呀,只是稍微『连带拖引』了一下,没想到就有这么多喷出来了,你的『欲望』果然深不见底呢──」

  宛若享受着美食,又如同在品尝高高在上的愉悦,她脸上的表情带着半分恍惚、半分艳丽。

  心里揪动一下,好兄弟的「水柱」喷发的更加强烈。

  「呼呼呼!真棒!」

  她的一举一动,似乎都在牵引着我,并使得好兄弟不断喷发「源泉」。
  射、射了这么多,还没有停止的迹象……!

  她底下的洞穴根本完全转变成果汁机,仅仅是她说个一句话、笑个一声、动个一下,这些「动力」便会马上转换成「马达」,直接把我的好兄弟给榨出汁来,一丁点儿的喘息机会都没有。

  好兄弟阿!太舒服啦!

  「很舒服、很快乐吧?这种放射感、射出感、持续不断的榨汁感,一般人可是很难做到的呢!」

  如她所说,明明只是不断的放射、爆发,我的全身却一直兴奋的颤抖不已,快乐的感觉无以言论。

  水压才刚减缓一些,但是她就像是马上察觉到,腰部轻轻扭动一下,洞穴果汁机原本已经把我的好兄弟整个屍身给吃下去,腰部的扭动却像是强行拉长好兄弟的屍身,抽出来、接着坐下,「啪嚓」一下,肉与肉之间碰撞而发出的水声,配合着我的水龙头一起泄洪──

  「阿阿阿阿阿!」

  这一下连我的全身都颤抖起来,一点防波堤都没有的水库,相当轻松就泄洪了,泄洪的爆发影响了我整个身躯。

  「呵呵呵呵──快乐吧?爽吧?再把你的『欲望』全部贡献出来吧!包准你会爱上这疯狂的放射感!」

  银铃般清脆的笑声,以及恶魔般的甜言蜜语,更是强烈地激起水坝的猛烈爆发,这一套激烈猛攻,让世界完全的崩毁了。

  伴随着好兄弟不断喷射出的能量,我已经肯定,没有人能够赢过这强大的淫魔。

  「哦?心服了吗?」不知道是为了确认还是想要嘲笑,她这么说。

  而我沉默以对,除了替好兄弟默哀三秒外,就是享受这放射的快感。

  明明只是射出而已,可是却这么爽……而且还有刚刚的连续攻击……呜呜……好丢脸,可是又好开心!

  「嘛,既然心服了,咱就把这一波吃完放了你吧!」

  要放了阿……?

  到底是我表露出来,还是她读得出来,总之她在我这么想的时候,说了一句:
  「咱总觉得你挺快活的呢……你是M属性的吗?」

  「怎么可能呢……」

  我怎么可能是M属性呢,我只是憧憬有人能来上我而已。

  「果然『欲望』还是比较诚实,一般人类表面上说的话,有九成是假的,果真不错。」她一边若有所思的这么说。

  「说起来,你好像说过你能看见『欲望』来着?」我问。

  听到我的问话,她点了点头。

  「毕竟咱们的食物是『欲望』,看不见『欲望』,咱们也就用不着吃了。」
  「哼嗯──」我有心无心的回应着。

  她瞇起眼睛,看着我的脸,我想她可能猜到我没有太大兴趣吧,或着是「看到」?

  如果求知欲也算是欲的话,我想她一定是因为没有看到这点,才会露出这副模样。

  应该是她说的吃完这一波了吧?我看到她从我身上站了起来,接着摸摸下体,然后摸了她那飒爽的长发。

  「好啦,既然这样,咱们也该来正式签下契约了吧?」

  「刚刚那不是签约了吗?」

  「嗯?咱有说过那是签约吗?那只是咱进食的其中一种方法而已呀?看你特别想体验,才让你试试的。」

  其中一种方法……也就是说还有很多种啰?

  「你有在听吗?为什么『欲望』又满载呢?」

  总之为了表现出我有在听的感觉,我回应:

  「那么,该怎么签?」

  「嗯──在这张纸上签下你的名字就行了!」

  她突然间凭空生出一张A4纸,这应该是淫魔什么特有的能力才弄出来的吧。
  不过竟然是A4纸?意外地很有现实感,而且契约纸上还有完美的格式,总觉得淫魔都不淫魔了。

  不过撇开格式不提,契约的内容倒是很简单,就是短短的几行字。

  内容大意就是淫魔刚刚所说过的内容;「帮你矫正欲望」、「请你献上欲望」等等。

  正常人类会想要签这种东西吗?毕竟这对人来说,好像没有多大的好处。
  不过看契约倒是让我知道这只淫魔的名字──爱斯蒂芙尔。

  因为在签名栏上有她的名字,我只要在她的名字下面签名就行了吧。

               只是──

  「我问一下,这有期限的吗?」

  「契约上没写的内容,基本上都可以透过双方协调,其它淫魔咱不晓得,只是咱不是糟糕的淫魔,当咱认为没问题或着本人觉得不想再继续下去,咱自会把契约销毁离开。」

  原来如此……如果套用在一般人类上面,这种约别说签下去了,看完直接开揍的恐怕不少吧?但是淫魔本「人」都这么说了……

  「说起来,你有说过你有一把年纪了,对吧?这代表你也经历过很多时期啰?」
  「没错,不过我当然也有不太好的时期。」

  也有年轻过的意思吧……?

  「可以问一下,是已经多少岁了吗?」

  「说也无妨,最鲜明的时期大概是两千年以前左右。」

  两?千?年?

  …………

  ………

  ……

  …

  嗯,也没关系,反正挺爽的。够爽就好,年上最棒!

  「虽然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欲望』又多出来了哦?」她稍显困惑的盯着我。

  这可不行,总之先把契约签好再说,区区两千年没有问题,有技术跟经验,而且她的性格也不错,这种好机会怎么能放跑!凭空跑出正妹哪有让她离开的道理!

  「我签好了。」

  「哦哦!感激不尽!」

  她一边说着,一边将我签好名字的A4纸拿在手上看着,然后满足的点点头,然后一挥,那纸张也不知道飞哪里去了。

  「那么,咱在这之后,会好好帮你『矫正』你的欲望,你就好好地奉献你的欲望给咱吧!」

  前言,我家来了一只女淫魔。

  阿!我是指真正的奇幻生物,不是指变态的女生哦。

  再顺带一提,这也不是我个人的梦境、脑补以及妄想,而是的的确确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

  至於那只女淫魔,并没有一般作品常见的那种──会魅惑人、会吸食人的精气、吸取人的生命力等等行为。

  她的目的,是来「矫正」人类的欲望。

  不过「矫正」只是说的比较好听,实际上是把人的欲望当食物吃(据她说明是如此)。

  而那只淫魔,现在正在管理我的生活习惯。

  「咱说你阿──这两天过下来,咱觉得你的睡眠时间跟一般人类不太一样呢?」
  她露出困惑的模样,手托着没多大的胸部。

  现在的她穿着一身居家服,当然衣服还是我的,因此跟我充满肥胖多油的尺寸相比,穿在她身上时,衣服显得相当的松垮而诡异。

  不过有句话说,美丽的人穿什么都美丽,这句话倒是不假。

  虽然没办法说是穿得性感,可是同一件衣服穿在她身上跟穿在我身上,这两者比较起来,根本有如云泥之差。

  光只是露出一边的肩部,我那一身皱垮垮的衣服都穿得像是时尚潮流一样,我相信还是有人会对这种松垮垮系的很感兴趣吧?

  而且还是要穿自己穿过的衣服。

  不过她穿过的衣服,之后在穿在我身上的话──呼呼,她穿的那件我决定不要洗它啦!我要猛烈的去闻!闻!闻─!

  「喂,咱还在问你话呢!别自顾自的沉浸在自己的妄想里呀?欲望满载!」
  她微酝地走到我身边掐住我身上的三层肉。

  不知道为什么,被她这样掐住的时候,感觉意外不错。

  「我有在听阿,睡觉时间对吧?反正我一直都是这样,没问题的。」

  「哪里没问题了!就咱所了解的,一般人类睡觉的期间都是在晚上,而且大多是直到天亮,而你却是在白天,还没多久就醒来!这点怎么想都不对劲。」
  「没有、没有,你搞错了,我只是夜行性的,只会在晚上活动,而且睡觉是浪费时间,不睡才正常吧!」我强词夺理的说着歪理。

  可是她似乎也有自己的说法,或着说,她的说法才是正论。

  「人类哪来的夜行性了,虽然咱对人类的生活作息不甚了解,可是咱好歹还是听说过睡眠是很重要的!会认为浪费时间,只是你执着在享受『欲望』而已!」
  这淫魔……

  「讲什么享受欲望!我玩、玩得晚有什么不好!暑假不就是该玩乐吗!」
  没错,我并没有错!我想在暑假熬夜、玩PS4、攻略女性(在GALGAME里)、看看影片,这些都没妨碍到别人吧!

  暑假假期不就是该好好的享受吗?!

  「咱虽然听过许多人对『暑假』的解释,还是不懂『暑假』是什么东西。不过咱能够说,你享受『欲望』的方法错误了!」

  这淫魔真的是老妈子化身阿……

  「我用自己的方法享受,又有什么不对了?」

  我说完这句,她好像等这句话等很久似的,马上回应我:

  「正是你享受『欲望』的方法不对,才会让你的『欲望』扭曲!而且别想说扭曲有什么不好,正是因为扭曲之后,会让咱吃到很多杂质,咱才会指正出来!」
  「可是契约也算是你单方面的有好──」

  「别忘了,咱可没强迫你,是你自愿的!既然签下契约,那自然有必要配合『矫正欲望』。」

  明明她说的很对,可是我却没办法甘心,这是怎么回事呢?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懂了吗?懂的话,今天开始就要有好的睡眠!」

  她双手插着腰,展露着她的婀娜身形──不对,表现出她应有的气魄。
  「好啦、好啦。」

  我敷衍的回应。

  反正到时候只要让她先去睡,再假装我有睡觉这样就行了。

  淫魔瞇起眼睛看着我,那双眼睛好像都看穿我到底在想什么,慢慢的靠了过来。

  「你──根本只是应付应付咱的,对吧!可别随便小看淫魔了!」

  「我都说会去睡了,你别烦啦!我还想要玩我的游戏呢!」我不耐烦的说着。
  本来以为她会就这样放个话再离开,只是她的反应稍微出乎我的意料。
  「是吗……你说的游戏真有这么好玩?」她疑惑的问。

  听到这句话,我可不能无视了。

  不如说,这还是一个好机会!

  索性一起把她推入游戏的魔掌之中!

  「哦?你也想玩玩看吗?」我露出邪恶的笑容,一边思索着该如何将这只淫魔给推入游戏的魔坑之中。

  正好我手中有许多魔性的游戏,最会让人一打再打的莫过於「血源祈祷」、「圣光灵魂」了吧!

  至於剧情向的大概就属「男神液闻录5」了。

  「嗯──」她一脸怀疑的盯着我脸,想必会认为是个陷阱吧?

  但是我有把握,只要她肯玩下去,那肯定会没办法离开游戏的魔掌!

  「至今为止,咱的确遇到很多人类,大约有一半以上都喜欢玩带有这种所谓萤幕的游戏,若是要来切身了解的话──」她低喃思索着。

  哦哦!难道说!

  「可以,只是有个条件。」

  来啦──!

  这也算是里番的套路之一了,喜欢玩游戏的御宅跟女生两人单独在房间里玩游戏,只要玩输或玩失败了,肯定没多久就会发生关系!

  而且还有可能会上演女性坐在男性大腿上,或是惩罚游戏!然后嗯嗯阿阿!
  况且在成人漫画与动画中,这种情况永远不分亲人或恋人关系,只要兴致来了,女性都是说不要、不要,可是双方还是搞得很爽这样!

  「什么条件?」

  我表面上故作镇静的回应,可是妄想剧情早已经突破天际。

  「很简单,只要咱说,应该休息的时候就得休息,睡觉就得睡觉,没有例外!」
  意外得不是什么厉害的条件嘛!还以为会说什么,「不准对我有什么色色的思想!」呢。

  「可以。」

  反正不管你是淫魔还是牛鬼蛇神,只要在你碰触游戏的那一刻起,我相信条件什么的都会抛在脑后了!

  在我表现出极具信心的表情时,她也同时对我摆露出阴谋得逞的模样。
  现在的我们两人可以说是互相对峙,在不知道未来的情况下,我们两人都认为情势都已经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殊不知,意外总会在计划定好的时候来袭。

                口口

  时间是在晚餐之后,接近七点的时刻。

  约定好要一同游玩的时间到了。

  我搬出游戏主机,坐在床边前,两手各拿一支手把,待机在电视萤幕前面。
  电视萤幕是自家不要的旧电视带过来的,虽说是旧,可是要玩游戏的话,画质还是不差。

  只是游戏跟主机的钱都是我自己努力打工存起来的,别说我为什么会沉迷游戏、享受欲望,很大原因也是想要物尽其用阿!

  淫魔看着我,接着手轻抚下巴。

  「嗯──」

  「怎么了?事到如今,该不会想反悔吧?」我露出贼贼的笑容。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就有理由可以反驳了,虽然我觉得一码事归一码事,不过在牵扯到自己的利益时,人总有办法把各种理论扭曲从而辩护自己。

  我这样做并没有错!

  「倒也不是,只是咱希望你也要从中指导我,毕竟咱可是第一次玩这种东西。」
  「这是当然的了?不让你体认到游戏的美妙之处,你也很难认同我继续玩下去吧?」我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说着。

  不过她表情似乎有些意外,可能是认为我并不会指导她吧?

  虽然我不是坚持自我才选择当个边缘人,可是在定下约定,要让人理解事情的时候,是不能做半套的吧?

  这种事情是理所当然的。

  尤其事关我玩游戏的权益,怎么可能只让你了解一半呢!我还要你掉落游戏的魔性之中呢!

  「总之你先过来吧,这个是游戏手把,玩游戏基本上都要用这东西。」我一边把我的手把放到一边,拍拍我隔壁的位置。

  嗯?怎么能要女性坐在旁边?这种好机会怎么可能放过!有这种手把手教女性的情况,当然要好好的利用阿!

  淫魔倒也没怎么犹豫,直接坐在我的旁边。

  哦哦哦!味道、身体,还有艳丽的模样……真不愧是淫魔!

  「那,咱要怎么玩?」她拿起手把,有些呆然的坐着。

  「对了,因为要让你体认到游戏的美好,所以游戏就由我来选,没问题吧?」总之先打个预防针,免得她不认帐。

  「无妨,让有经验的人带领,自然比咱一人瞎做要好。」她坚毅地看着我。
  到底是历练过深还是过於单纯呢,这种事答应的毫不迟疑。

  那么……可就别怨我了!

  在主机放入游戏片──读取中。

  「这游戏对初次碰的人来说可能有点困难,不过我相信玩没多久后,你很快就会想一直玩下去了。」我露出一抹深沉的微笑,不过她似乎也很有余裕的还以美丽的微笑。

  「你当然会教咱,对吧?」她笑着说。

  「当然。」我点头。

  接着,跳过游戏标志,来到游戏的主画面。

  「对了,你会看人类的文字吗?」

  「多少会看。」

  「那么,请选『新游戏』,那四个小方格代表上下左右,圆圆的东西则是──」

  姑且跟她说明一遍手把的构造之后──她按下「新游戏」。

  「哦哦,没想到画面做得挺逼真的嘛,特别是这宠物──」

  她脸上的表情表现出敬佩的模样,不过我的心情倒是有点複杂。

  因为她说的宠物是一只怪物。

  游戏的开头,主人公其实是被关在一个小房间里头,并且是在──剧情我就不多说了,反正一开始会跑出很像狼的生物。

  然后这只淫魔老妈子认为那只怪物狼是只宠物。

  顺便说一下,游戏虽然有创角的部分,她只问了我一句:

  「种族有没有淫魔?」后,听到回答,就直接索性全部预设。

  角色名字则是她本身的名字──爱斯蒂芙尔。

  不过性别也换一下吧……虽然我不知道淫魔到底有没有性别的概念,至少从我第一次看到她有那一大根的时候,又能够把它变不见时,我觉得她很可能是没有这种概念的,改天问一下吧。

  但是仔细想想,这或许很正常。

  毕竟要一个不同种族的生物玩人类的游戏,心境想来都会有些複杂吧?她看起来倒没什么问题就是了。

  「嗯嗯──这样阿。」淫魔老妈子一边对游戏里面的语音回应,一边点头。不知道这是看剧情看得入迷代入角色,还是在接受指令的感觉……

  这应该是初玩游戏的人都有的反应……吧?

  坐在一旁看着的我,都有点如坐针毡。不过这种纯洁的反应,感觉真是新鲜。
  「哦?」

  基本上开头没过多久,就到了我们能操作主人公的时刻。

  我跟她解释操纵方法和介面之后,她很快就变成初出茅庐的小女娃儿了。
  呵呵呵,不过游戏的主人公一开始没有武器,很快就要到第一次死亡的地方了!快死吧──

  「吼吼──这只小宠物倒也挺快活的,吃着食物呢。」

  ──然后她直接忽略过去。

  「欸?」

  「怎么了?」

  萤幕上的那只狼注意到她后,朝着她扑过去。

  「这是敌人,必须打它啊!」看着角色被扑到瞬间没了半血,我赶紧提醒。
  当然,我不认为她能空手打死这只怪物狼,只是因为她没有游戏常识,我才出声提醒的。

  「哦?」她听到后,以自己学会的闪躲操纵躲过攻击,意外没有死去。
  接着她把视角转向那只怪物狼,萤幕上看来就像是互相找空隙而动。

  「对付敌人都是必须要寻找它攻击后的空隙再攻击它,我想这应该不难理解。」
  「吼喔?这不就是咱的拿手绝活了吗?」

  拿手绝活?你现在可没有武器阿……

  萤幕上正呈现一狼一人的对决,而人类的方面正以令人畏惧的方法躲过各种攻击,之后再攻过去,接着一点一滴的用拳头消掉敌人的血量。

  最后,她打死了。

  我一时之间还没有反应过来。

  欸?空手打赢?

  「呼,果然人类很弱小呢,能打出的伤害都不过两到三点。」她鼻子哼出气,好像为自己的种族感到骄傲似的挺着没什么料的胸。

  老实说,一开始我也看过许多网路上有人空手打过。可是,我倒没看过有人能第一次玩游戏、第一次玩这类型游戏,然后空手打倒这只狼的。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真正绝招──无招胜有招、无剑胜有剑吗?总之,我刚刚还嘲笑你的拿手绝活真是对不起!

  不过好运也到此为止了!接下来我相信没这么简单!

  「你挺厉害的嘛。」心里话归心里话,姑且称讚她一下吧。

  「哼、哼嗯!」她笑的自信的鼻子都快翘上头啦。或许我不该夸她的。
  「不过这里其实应该要被它抓死的。」

  「什么?」她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你刚刚也说了人类很弱对吧?因此需要武器武装自己来变强,刚刚被你说的那只『小宠物』抓死的话,就能够拿到武器了。」我说。

  「可是……死了的话不就什么都没了吗?」

  「关於这点的话──」

  我大略地跟她叙述这游戏里面的死亡并非死亡这件事。

  「原来还有这回事……」她有些悔恨的看着萤幕。

  「嘛,虽然我觉得只要再另外找人把你打死就没问题了。」我吐了个舌头说。
  听完她便回头盯着我,瞇得细长的眼睛瞧得我浑身不自在。

  「没想到你挺坏心的嘛!」

  「好说、好说。」

  「哼!」

  接着我们再度紧盯萤幕──正是这个时候,眼前突然变得一片漆黑。

  「咦!」我惊慌的发出叫声。

  而且并不是萤幕黑掉,而是我的视线突然间整个黑掉,一瞬间我还以为我眼睛瞎了。

  不过过没多久,我很快就意识到发生什么情况──停电了。

  明明连二十分钟都还没玩到,居然给我在这种时候突然来这招!

  「怎么回事?」在黑暗之中,我听到耳边传来那只淫魔的声音,而且她说话带着轻轻的吐息,从耳朵酥麻到全身,让我都不禁想发出个「哦哦─!」的声音。
  她有靠我靠得这么近吗?

  「不晓得,可能停电了吧。」因为被她的气息吹得我心痒痒,我只得故作镇静的声音回应。

  不过她马上就拆穿我了。

  「停电……那为什么你的『欲望』突然跑出来呢?」

  看来就算停电,她还是能看到所谓的『欲望』。

  「不、不是停电的问题,是你说话的关系。」我老实回应。

  「哦?这次倒挺诚实的,咱说话怎么了吗?」她问。

  「太、太近,承受不住。」我声音开始抖了。

  「这样阿……」她这么说之后,静默了不知道几秒。

  然后,我的耳朵突然间,被一股酥麻到快要爽上天的气息吹了快五秒──
  「哦、哦哦哦──!」

  「呼呼,果然是对这有反应阿?咱还想说,咱的声音何时能使人提出『欲望』了呢!」

  其实你的声音也是很威猛的阿!不,这不是重点……

  「你是、故意的吗?」我用着不知道该高兴、该哭还是该生气的声音说着。
  「谁知道呢?是不是故意的咱也很难说呢。」

  这傢伙……是想报复我刚刚的行为吗?

  「总之,咱看这情况,这东西似乎也无法继续玩下去,不如你现在就跟咱一起睡了如何?」

  一?起?睡?在这种黑暗之中?

  我的脑内妄想剧场瞬间马力全开。

  「嗯──『欲望』又满出来了,或许这正好是『矫正欲望』的时候。」
  来啦!

  看来这里是要上演停电的套路阿!虽然我不知道怎么会来停电,但是我想说,
  来得好!

  「好了,你先到床上休息吧。」她说着,我乖乖照办,床就在我们后边,因此我迅速躺好。

  接着「嘿咻!」一声,我听到打开窗户的声音,她是想要做气氛吗?

  总之我用身体感受着从外头吹来的热风,配合着电风扇,我总觉得身体似乎都出油了,却迟迟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我悄悄抬头看去,只见她静静的靠坐在窗沿上,像是在沉思又像是在睡觉一般。

  「欸!你怎么──」我话说到一半,直接从床上坐起身,直勾勾的盯着她。
  她看着一点都没有想要对我做什么的意思。

  「嗯?」

  她缓缓转过头,用那双勾魂的双眼盯着我。

  「不是要『矫正欲望』吗?」我有些不满的对她大吼。

  「嗯?正是『矫正欲望』阿,所以咱不是要你睡觉休息了吗?」理所当然的口气直接把我刚刚的气势给压过去了。

  「哈阿?」我疑惑的发出声音。

  「嗯?有什么不对吗?」

  一时之间,没搞清楚她说的意思。

  沉默了两三分钟,我才搞懂她所说的意思。

  简单来说,她说的「矫正欲望」并非吸吸吸、阿阿阿的意思,而是真正的「矫正欲望」,希望矫正我晚睡的情况──而我却误会成里番的套路。

  不应该是这样的阿!

  「这、这时候你不是应该要──」

  「停!咱猜得到你想讲什么。」坐在窗沿边的她,在只有月光的照耀之下,伸出一只手摊开,像是制止我继续说下去一样,然后接着说:

  「你真这么期望的话,咱也不是说不行,不过,你有这么讨厌睡眠吗?」
  「我觉得是这时间段也有问题,正常来说,这时间有些人还不见得有吃晚餐呢。」

  「说得也是,所以你才想要咱跟你性爱一番阿。」她好像擅自揣测出什么鬼来了。

  虽然这没说错,但是不能用隐晦一点的说法吗?

  不过现在停电没事做,这或许也不算错吧?没事就来性爱,这生活听起来糜烂的让人羨慕呢!

  「好,既然这样,咱就特别让你在『应该休息的时候休息』好了。」说完,她便从窗沿上跳下来,慢慢走到我这边。

  这次真、真的要来了吗?

  些微的亮光宛若将她的身形带上一层薄纱,每走一步彷彿都能撼动人心,越是靠近越让人心动,就连那走路的模样,都唯美到令人着迷的离不开眼。

  回过神来,她便已经站在我的面前。

  大概是因为朦胧的美感,她微倾着头单手插腰的姿态,一瞬间使得我对她产生遐想。

  「满满的呢,呵呵……」她轻轻拉开我的衣服,慢慢把手伸进我充满肥肉的身躯,轻柔的指尖的触感,即使隔着脂肪还是完美的传递到神经上,让我身体不禁兴奋得跳动一下。

  我像个发情的公狗,自动的躺倒在床上,脱下衣服。

  「唉呀,真主动。」露出的魔性笑容似乎带着几分危险,她首先褪去自身的衣物,包含裤子,接着把一只膝盖轻压在我腹部上。

  「哈阿……」

  我想要不发出声音的喘息,可是喘息声比我预想得还要粗。

  而她似乎完全看透我的想法,把另一只脚的膝盖也压在我的腹部上,她的重量在这一瞬间全压在我的身躯。

  「呜……」有一点难过,可是还不坏。

  呼……呼……我开始大喘口气,轻微的窒息感,以及她身上轻微的香气,让我有一种快感。

  「真是的,你果然是M属性吧?」说的话明明像是在抱怨,但是表情却露出嘲笑般的笑容。

  「才、才不是……」姑且反驳一下。

  不过她马上又进行下个行动。

  或许是因为我身上出油的关系,她跪着压在我腹部上的双脚,利用我这出油的腹部,保持原本的姿态双脚滑往两旁,她的身体便直接压在我肚子上头。
  「呜呜!」

  这冲击力道刹那间把我肺里的空气都挤了出来,我不禁呻吟一声。

  「唉呀?太过火了?」

  不知道是不是担心,她的声音带有疑惑。

  不过在观察我的神情之后,她只是搔搔脸颊,并慢慢地站起来。

  「嗯……看来是没什么问题的样子呢。」

  我还在大口大口的想要吸气时,眼角瞥见她的脚掌正往我某处移动。

  唔哦哦!

  连呼吸都快要忘记一般,在我的下半身上,原本还不算大的小香菇头,就像是吃了某水管兄弟的香菇,开始膨胀巨大起来──她在用她的脚欺负我的小香菇。
  「真是的,你这傢伙真是糟糕耶,很喜欢咱的脚吗?」她一边抱怨,一边露出吟吟的笑容。

  同时脚指还戏弄着我胀大的肉色香菇。

  阿阿……不得了阿,这功夫!

  胀大的肉菇虽然被豆腐皮护驾,可是在脚掌的「拳掌功夫」上,立马被打出内伤,变得有如水饺皮一般薄嫩。

  并在五大弟子中,以短兵器见长的两大师兄快攻之下,水饺皮一下子就被剥开来了!

  「噗唰」一下,肉菇的外皮消失无踪,而在肉菇皮底下,是因为豆腐皮被打伤、愤而崛起的硬化红肉师傅。

  红肉师傅的身躯似乎都硬得铿锵作响,前来迎战那几名五指刺客。

  只是红肉师傅练好内功、硬化自身,掌上功夫却不到家!没三两下便被脚掌大师压制住,并同时被五弟子给束缚。

  「呜哦!」我叫出一声,不禁为红肉师傅感到难过(爽快)。

  被束缚住的红肉师傅,不仅被五指弟子欺凌,甚至还被它们自创的弧弯刀法砍上几刀,硬化功没让外体受伤,倒是给打出内伤来,不过宛如是为了豆腐皮的报仇,红肉师傅吐出的透明水液直接染在五指弟子身上。

  不过即使吐出液体,五大弟子还是没有停手的迹象!

  「呜哇哇哇!」太、太糟糕了!

  不但如此,脚掌大师还一同助力,紧紧压住肉菇(红肉师傅)的身子,左一拳、右一掌,攻击节奏变得快速,眼看红肉师傅即将爆发!

  「呵呵……」天使般美妙的笑声,一瞬间停止脚上的动作。

  还以为红肉师傅逃过一劫,五指弟子突然停止爆行。

  原来,在压制的途中,脚掌大师早已与脚跟掌门串通一气,将红肉师傅的妻小「卵蛋」带来身边,见此情景,红肉大悲,脚跟接着对卵蛋一个泰山压顶──
  「唔哦哦哦!」太可悲了!

  红肉师傅看到景象的瞬间,自断其命,受极大内伤吐血而亡──

  「呼呼呼,还是满满的『欲望』呢!」

  没想到,光是一只脚就让我的香菇变成这副模样,那加上另外一只脚的话,肯定──

  「很期待,对吧?你希望用咱的脚让你开心到上天堂吧?然后沉溺在快乐之中,不断的迸射出你那扭曲的『欲望』出来。」

  她一边说着,一边蹂躏着脚下的物体。

  明明刚爆炸过一遍的香菇,马上又膨胀起来。

  红肉师傅,别再抵抗了!我在内心悲痛的喊着。

  「这么喜欢咱的脚啊!那么──」

  她的身躯缓缓降下,跟我面对面坐着,并把另一只脚也放红肉师傅的身上。
  这个体势!是里番的足交常有!

  两只脚像是双手合十的紧擦着我下半身的粗肉条。

  「哦哦、唔哦哦哦!」

  犹如灵活的双手橄着麵棍,左转转、右转转,灵活的脚指则是捏住麵皮,轻叼、细抓、反勾、爱抚……宛如麵包师傅的双手,看似鲁莽却胆大心细,反覆的搓揉,我的擀麵棍也不断地被那「灵活的双手」操纵。

  然而转刻之间,刚刚操纵着擀麵棍的双手,变得像是在玩街机的摇桿,「喀叽、喀叽」地,粗暴的左扭、右扭,转一圈,又是上摇又是下晃。

  摇桿才刚回归到正中央,一只脚便抵住摇桿的后方,另一只脚则紧贴摇桿的身上,然后一个用力──

  「噗叽叽叽叽──」

  「唔哦哦哦哦哦──!!」

  明明射意还不到六十百分比,却经由刚刚那粗暴的挤法,像是把所剩不多的美乃滋突然「噗揪」的爆射出来,射出半天高。

  好、好爽……而且我第一次看到我竟然射到这么高……

  「还没完哦──」

  一个喘息的时间都没有,我摇桿下方的两颗按钮,直接被按压下去。

  「呜咕!」

  不重不轻的力道,一瞬间把我刚刚射完的精力再度找回,彷彿顺应着两颗按钮,摇桿也再度挺起。

  「『欲望』的程度可不只如此呢,安心的享受『矫正?欲望』的时间吧!呵呵呵!」

  压下的两颗按钮,在脚趾的帮助之下,马上又被提起来,就好比怪手。
  可是才刚拉起来,一边马上被压下去,之后拉上来、再压下去。

  好像是「咚」、「搭」、「咚」、「搭」的节奏──没错,是打地鼠!
  伸出头来之后,立刻就被打了回去!

  「咕咚、咕咚」

  只是跟粗暴的打法不同,她的打法就像是技巧型,没有多余的用力,而是用恰到好处的力气打回地鼠,并且迅速地继续进攻下一目标。

  「阿、阿阿!」

  两颗地鼠头咕噜噜的带上压下,被对方玩弄在脚掌心。

  「嘻嘻,很舒服吧?再多流露出一些你的『欲望』吧!」

  本来还以为打地鼠的时间还会再久一点,不过没想到,下半身突然间一阵颤抖──

  「唷哦哦──!」我无意识得发出可笑的叫声。

  原来是因为她的脚刚刚直接刷过我的摇桿,而摇桿的敏感机能,一瞬间使我下半身忍住不逡,颤抖起来。

  接着,她的脚跟紧压住我的摇桿,摇桿本身也像是在跟我诉说着它的疲累,胀红的模样、不断吐出液体,似乎都在跟我抱怨这操纵者的技巧。

               可是──

  「想要更爽吗?」

  「……欸?」

  「所以说,想不想要更『快乐』呢?」

  ──摇桿大大,十分抱歉,我实在帮不上忙,不过我相信你也会很开心的……

  「想。」我老实回应。

  「呵呵,真乖,诚实的孩子就该奖赏──」

  刹那之间,我身体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明明还紧紧被压抑住,可是我的下半身突然产生一股血泉上涌之意。

  「就赐予你现在此刻,对咱的脚永无抵抗、不断放射出『欲望』吧!」
  她只是缓缓地、慢慢地把我的肉棒移到中央,但是射出的欲望却瞬间增强到95%。

  接着她用两脚夹在我的肉棒两边,轻轻往上摩擦一下,「噗擦」的感觉,肉棒就已经漏出透明液体,接着停在中途。

  这做法显而易见,是最简单的上下撸动。

  可是肉棒肿胀的模样,却像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发射出炮弹一样,不断地祈祷某人赶紧给予它所想要的渴望。

  她看着我的样子,然后露出我觉得最美、最魔性的笑容。

  「去吧!」

  她的双脚直接往下滑到底,而我的肉棒也在她动的瞬间,碰地迸发出大量的白色液体。

  「呜阿阿阿阿阿──!」我发出连我自己都觉得羞耻的惨叫。

  而且正常射出之后,不会太久就会有种保险丝帮你拴住而停下来的感觉。
  可是我现在射完之后过了几十秒都还没有停下,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爆发出白色液体就像是尿液一样不断的喷出来,而且这感觉也让我爽得不想停下它。
  「很舒服吧?因为你对咱的脚无法抵抗,会不断的爆射出你的『欲望』出来,你希望咱停下它吗?」

  我的理智告诉我不能这样,可是沉浸在这种爽到极点的天堂之中,理智别说说话了,光是一点要冒出头的影子都没有。

  「果然很喜欢咱的脚啊!都说不出话来了,不如咱再帮你一把!」

  刚刚没有任何动作的双脚,突然「咕溜」、「咕溜」地帮我上下撸动起来。
  而且每动一次,射出的量都像是突然大开水龙头,「哗啦」地一下射量加剧。
  「呵呵呵!射吧!射吧!射吧!」

  「啪擦」、「啪擦」、「啪擦」──射出的量恐怕已经不是一般人想像得到了,明明是往正上方喷射的喷泉,那些液体却都会往她的方向飘去,虽然我身上也会被我自己的液体给喷到,但是她身上被射得量却比我还多。

  有好多无法理解的疑问,可是,我现在只能看到她身上以及脚上都被我白色液体沾满的模样,视线无法离开她──甚至是她的脚。

  「哈嘿、哈嘿嘿……」我宛如欲求不满的公狗,开始自己扭动下半身,寻求更多的放射感。

  「呵呵呵,这么主动。之后想要自己来吗?还是要咱继续呢?」叮噹作响的甜蜜声音不断刺激着我的性欲,我下半身动的更加剧烈。

  「呼哈、哈嘿嘿、呼呼呼……」

  「噗擦」、「噗擦」、「噗擦」……仅仅是动一下,肉与肉之间的碰撞就会发出水声,但是我的喷泉还远远止不住。

  好爽……好爽阿……

  「嗯……那么,只要你答应咱『好好休息』,咱就让你持续爽到累为止。」
  脑袋已经完全顾不上什么条件,当我听到能持续爽到累时,我立刻用力点头。
  「那么……说好啰?这样子的话──」话声突然顿住,同时她的脚也不再动作,并且对我的喷泉头离开小段距离。

  我的喷泉也霎时停止,但是这停住的感觉就像是尿急的尿只喷了一点,却被强力捏住一样,十分的难过。

  「呜呜、呜!」我的手在空中乱挥着,想要她继续给我快感。

  「别急嘛!咱说让你爽到累为止阿,只是──」彷彿刻意地缓慢说话一样,这种时候反而可以感受得到她的坏心眼。

  「──你要自己动手。」刚说完,她那两只纤嫩白皙的脚踝便伸了过来。
  前一秒我还搞不懂,但是后一秒身体的本能与快感都直接对我抱怨,於是反射性的两手一抓,用那两只脚包住我的喷泉头。

  一包覆住,好像都让我发出一声哈阿的解放感,温暖的热泉立即上涌,「噗唰」的一下又喷发了。

  「把咱的脚当作你的性欲解放器吧,不用担心有多歪曲,咱会通通帮你『矫正处理掉』的!」刚刚还只是脚掌的磨擦,她一说完,两脚便微弯并用脚指轻扣住我的喷泉头。

  「阿阿阿!」爽得又令我发出的喊叫,源泉也射得「不成水样」,随意四溅。
  但是就如她所说的,真的是让我自己动手,并且是爽到我累为止……

  为了更爽、享受更强烈的快感,我的脑袋、神经、意识全都集中到下半身的喷泉头上,随着我上下撸动一下,源泉也一同「噗通」、「噗通」的发射出来。
  「阿阿、阿阿阿阿!」

  明明都像是要射不出来了、明明都觉得源泉都好像射得很痛苦、很吃力了,可是放射无法止住,身体微微地感觉到迟钝。

  可是我的手、我的身体、我的脑袋、意识、神经都在告诉我不要停下手中的动作。

  「呜呜──!」

  「啪啦啪啦啪啦啪啦啪啦啪啦啪啦啪啦」

  我的手不断加速的上下撸动,快到有如马达转速的境界,而量也都有如瀑布,当我手中的动作加速到最后──

  「呀阿阿阿阿阿阿!」随着一声喊叫,我的脑中突然变得一片空白。

  「啪擦」的一下,有如身体的保护措施,直接断开我的意识。

  终於,在我脑袋意识都断去时,我手上的动作也跟着停下来了。

                口口

  「这个量可真是……」她有些困扰的搔搔头。

  爱斯蒂芙尔身上以及眼前的人都沾染满满的「欲望」,当然这不只是白色液体的代名词,同时也是代表真正的「欲望」。

  量并不是爱斯蒂芙尔处理不了,而是她根本没看过有人类会有这么多量的「欲望」。

  「『扭曲的欲望』,同时会不断膨胀,产生更大、更多的扭曲欲望……」
  她看着几乎被白色液体给淹没的大腿,甚至连身上、床上都已经被白色液体沾染大量的情形。

  接着她把视线转移到某位人物身上。

  「真是的,你们人类,真是麻烦的生物……」

  她一边说着,一边用脚轻踢了眼前人类的命根子,还迸射出稀少的纯白液体。
  接着,爱斯蒂芙尔便要开始她的「真正进食」。

                口口

  醒过来的时候,是一种久违的清爽感,而且是睡一觉到天亮的清爽感。
  很久没睡得这么舒服了。

  我坐起身子,很有精神的看看周遭,熟悉的房间景象,接着看看时间,是早上六点五分多一点。

  我第一次在这种时间醒来……

  正觉得怎么会这样时,没多久,我马上回想起某件事情。

  「对了!昨天晚上──」

  昨晚的记忆马上从我脑袋里复苏。

  意识断开之前,我完全被女淫魔那双讚到无可话说的脚脚蹂躏。

  射出的量好像都可以让我精尽人亡了,不过当然不会死。

  只是我敢肯定我射出的量就算不多也一定不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现在一点痕迹都没有,也没有那种黏答答、乾掉的感觉。

  射出那样的量,过了一晚很难乾掉吧?更不可能连味道都一起消去,现在的味道反而很清爽咧。

  现在我完全没有任何的不适感,手脚动起来要说是灵活倒也算灵活,不如说,反而比之前还容易活动。

  而昨晚被我丢在床边的衣裤,她似乎帮我摺好放在枕头旁边,上面也没有任何的异味,反而还带有一点她的体香跟淡淡的洗衣粉味道。

  这样子看来,合理的推论──大概只能猜想,是她做了什么事情吧?

  清扫之类的……可是这样子的话,味道又是怎么消去的呢?淫魔的特殊手段吗?

  本来想要找淫魔问问,但是她不在房间里面,不知道跑哪去了。

  「唉」地叹了口气。

  总之我先从床上起身穿上衣服,因为这一觉睡的很熟,没有让我想要继续睡下去的欲望。

  这时我突然想到,昨晚是「停电」之后才会跟她大战──我单方面被她蹂躏。
  於是我赶紧确认电源开关还有没有办法动作。

  我依照电灯的开关、厕所、冰箱、电视以及电脑的顺序确认过一遍,每个东西都能动作,就怕突然的停电会弄坏电器用品,不过还好没有产生问题。

  而且,幸好我冰箱都只放饮料,毕竟自己一人租住,也很难租附有炊事设备的房间,外食的情况居多,因此没有食物坏掉的问题。

  反倒是电视跟电脑,若是没了电,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