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偏偏要做你的M】(3.3)【作者:deltat】
【偏偏要做你的M】(3.3)【作者:deltat】
字数:40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3。3章

  看我把袜子舔过一遍后,吴小涵又命令我道:「好了,跪到后面的课桌边上去,背朝着课桌。」

  我老老实实膝行过去跪好后,吴小涵把我带来的那两根鞋带拿了过来,将我的双手绕过课桌的左右桌腿外侧背到我的背后,并绑在一起;我的双脚也同样分开绕过桌腿,用鞋带绑在一起——这样一来,我就完全动弹不了了。

  此时,吴小涵抬起了她的脚,靴尖蹭到我的裆部,轻轻挑逗着说:「我好像还没踢过你的蛋蛋呢。我都好久没虐人了,今天踢踢你的蛋蛋,你没意见吧?」
  「没呀,学姐,都听你的。」

  对于突然降临的天使,我怎么可能拒绝呢?Ballbusting也算是我最期待的项目之一了。

  「被我踢蛋蛋很疼的噢,我可是学过一点点跆拳道的呢。」

  我听着有点害怕,但还是充满期待:「这样的话,我能被你踢,就更是幸运了呀。」

  吴小涵于是抬起了她的脚,踢到我的下体上。

  她看起来没用什么力气,脚的速度也并不快,但是骤然的剧痛还是让我一瞬间感到全身想塌下去。

  不过,这样的疼痛勉强还能够忍受;我直起身,准备接受下一击。

  吴小涵这次用了大得多的力气,腿先是微微向后蓄力,又如弹弓一般向前弹踢起来,棕灰色的靴面重重地击打到了我的睾丸上。

  猛烈的剧痛从两腿之间一路蔓延到小腹,我疼得一声惨叫,几乎吐了出来。
  这才仅仅是第二下,我就疼得感觉说不出话来了。

  在我正感到绝望的时候,吴小涵却轻轻拉开了我的裤子,露出了我被锁住的下体。

  「踢到你的贞操锁上,弄得我的脚都疼死了。还好我带了钥匙,先把你的贞操锁打开吧。」

  我还被困在刚才那一击的剧痛之中,只能勉强地说着:「小涵学姐,你轻一点可以吗?」

  可是,她为我开锁时,手指上如羊脂般光滑温润的皮肤一碰到我的下体,我本能地就勃起了。

  她用那温暖的小手摘下我的贞操锁后,我被锁了很久的鸡鸡立刻硬得翘了起来。

  「嘴上说着『轻一点』,身体倒是很兴奋地想要挨踢嘛,嗯?」

  「我……」

  「既然你这么想被踢,学姐今天就好好满足满足你。」

  说完,她很快就抬起脚,不轻不重地踢到我的睾丸上。

  身体再一次本能地向下塌,双腿也本能地试图并拢——只是因为已经事先被吴小涵绑好,我完全动弹不得。

  但我知道,我不能那么快崩溃求饶,我至少应该有点出息,坚持上一会儿。
  这种「应该有点出息」的想法,立刻被吴小涵下一脚猛烈的暴击打碎了。
  我感觉我的睾丸已经在变形,在炸裂,在破碎——我简直无法相信,她那穿着靴子的脚背,刚才舔舐时还感觉那么柔软,现在击打在我下体上时,却像是全世界最坚硬的东西一样。

  我开口求饶:「求求你,小涵学姐……」

  话音还没落,她扬起脚,又重重踢到我毫无保护的睾丸上。

  我嘴里的话瞬间被本能的尖叫所打断。

  靴子撞击我身体的那一声沉闷的声音,大得我简直怀疑楼下都能听到。
  「求求你,小涵学姐,放过我,我不行了……」我撕心裂肺地哀求着。
  这绝非是我太怂——被她踢到下体上的疼痛,绝对超过了钉子钉穿龟头的疼痛;钉子钉穿只是局部的刺痛,可被她踢到蛋蛋上,仿佛我胸口以下的整个身体都被撕裂,钝痛久久不散。

  「不行了?」吴小涵不屑道:「我一般一踢都是一百下,你这才四下,就不行了?你就这么想当个废物?」

  「不是……」我正要辩驳,就见吴小涵把她修长的右腿向后扬起,做出蓄力的动作。

  我知道说什么都没用了,闭上了眼睛。

  听到她的脚划过空气的声音后,我的下身果然传来又一次碎裂般的剧痛,那剧痛仿佛沿着神经直通到泪腺,直接把我的眼泪击了出来……

  我的身体向下瘫倒,只是因为被拴住才没有倒在地上,但双腿也几乎完全岔开贴在地上了。

  「求求你……」我哭着说:「让我休息一会儿……可以吗?休息……一会儿……再……」

  「早踢晚踢不都一样吗,小冬瓜?」吴小涵说完,又是狠狠踢了上来,正中我的胯间。

  我带着哭腔的惨叫再一次达到高潮。

  此时,教室的门被忽然打开了,学校的保洁阿姨探进头问:「怎么了?这里在杀人啊?」

  听到有外人进来,我紧张得绷紧了神经,害怕极了——被发现自己赤裸着下身被绑在桌子上,实在是太尴尬了。

  还好,我被绑在课桌上的位置很低,保洁阿姨并看不到我,只看得到吴小涵站在课桌后。

  吴小涵赶忙解释:「啊,不好意思,刚才在排练舞台剧。我们会注意的。」
  保洁阿姨看到吴小涵那无辜的样子,也就没多管,关上门出去了。

  我刚送了一口气,吴小涵就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既然你叫得这么烦人,我只好堵住你的嘴了。」

  她捡起地上那双从她脚上脱下的棉袜,小心地捏着棉袜的一角,啧啧道:「被你弄得全是口水,恶心死了。来,张嘴。」

  我乖乖张开嘴,把棉袜含进嘴里。

  坦白说,棉袜上那淡淡的芳香,一瞬间又撩起了我的情欲。

  「你都准备了那么多东西,其实,我也随身带着点有用的东西呢。」说完,吴小涵开始从她的包里找东西。

  她很快掏出了一串别针;我立刻知道她早做什么了——果然,她伸出手,用那细嫩的手指捏住了我的嘴唇。

  还来不及享受吻到她的指尖所带来的美妙触感,别针那锋利的针尖就已经刺入了我的嘴唇。

  嘴唇这种敏感的部位,先前也只经受过一次穿刺;于是,唇间的刺痛还是让我疼得忍不住呜呜呻吟。

  吴小涵听到我的呻吟,立刻给了我一个恶狠的眼神——我只好忍住疼痛安静了下来。

  她似乎全然不顾我的痛苦,牢牢捏住我的嘴唇,粗暴地猛力将别针穿过我的两片嘴唇。

  我努力忍住不叫喊出声,只委屈地看着她。

  而她坚决地接连用了六根别针穿过我的嘴唇,把我的嘴牢牢地合上。

  「我知道,你嘴被堵上了还是能呜呜地叫;不过,你要是再敢乱叫,一会儿把别人引来了,我就不管了噢。」

  说完,吴小涵尽情地发挥了起来。

  连续的几记重击接连砸向我的胯间,响声大到在教室里回响起来。

  我很快疼得彻底失去了最后的一点活动能力;眼泪混合着汗水,让我的视线都已经完全模糊。

  在我已经疼得连大脑都要无法思考的时候,吴小涵开始了自由地发挥——她试着使用各种姿势:跳起来抬腿用脚背拍打、背对着我向后勾腿用鞋底踢、用鞋尖瞄准了睾丸戳击,甚至还试起了回旋踢。

  在她残暴的攻击下,我的阴囊很快就滴出了血,染到了她棕灰色的靴子上。
  吴小涵没有停下她的摧残——她向来都是这样,在进入到施虐的兴奋状态后,根本不会对我有半点同情。

  一下又一下的猛踢,让我疼得几乎昏迷——我甚至怀疑自己的睾丸都被已经踢碎了。

  我的汗水、眼泪和鼻涕不停流出,沿着下巴往下滴,滴落到了地上,混合着下体流出的血液,积成了一摊。

  终于,吴小涵似乎是踢得累了,才算停下来,到旁边的椅子上休息。

  片刻的休息也让她冷静下来,似乎意识到自己刚才虐得才过火了一些。
  可是,我已经疼得头歪朝一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吴小涵走回我面前,用靴子轻轻挑了挑我的睾丸:「哇,你的蛋蛋都被我踢得肿得那么大了……你知道吗?都快有个网球那么大了呢。」

  被绑住的我并没法完整地看到自己的蛋蛋,只是无力地摇摇头。

  她看到我疼得虚脱的样子,怜爱地摸了摸我的头:「好啦好啦,辛苦你啦。我攒了一个多月的施虐欲,全发泄在你身上了。别哭啦,我不虐你了,好吗?」
  我勉强收起眼泪,点点头。

  可正在此时,我放在一旁的手机却亮起来了。

  她余光正好注意到那一亮,便拿起了我的手机,准备看看是什么消息。
  她拿起手机,看了几秒钟后,却有点生气地说道:「唷,给你发消息的这个『玉』,不就是刚才那个女生吗?怪不得她刚才和你那么亲近,原来早就勾搭上了啊?嗯?」

  看起来,苏玉给我发信息了?的确,苏玉用的头像倒就是她自己的照片。
  我正想解释,吴小涵又接着念道:「她刚才刚走就发消息给你问『刚才那个女生是不是要勾搭你呀,学长果然是男神,嘻嘻』。看起来,你们很熟嘛,嗯,男神同学?」

  她最后几个字的语调着重上扬,明显带着责问的意味。

  我知道自己有麻烦了,连连想开口解释;可是,我的嘴被堵住,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吴小涵没给我解释的机会,继续咄咄逼人:「怪不得一个月都不联系我,原来是勾搭上别的女生了,嗯?我专门跑来看你,结果却看到你和你的小学妹暧昧起来了?」

  我连连摇头,试图发声。

  吴小涵却说:「不用解释了,我自己会看的。」

  她翻看起聊天记录:「10月17日,人家还要请你吃饭……再往前,10月12日,她说『师兄,你真厉害,以后就靠你指教了』……看来,你的小学妹是真的很崇拜你啊,嗯?你应该很享受吧,嗯?居然和自己的学生勾搭上,没看出来你是这样的人渣啊。」

  我真的想解释——只因为导师安排我帮助苏玉,我才加的她,可是,嘴被堵住的我,只能呜呜地叫。

  吴小涵狠狠给了我一耳光,骂道:「闭嘴。别给自己找借口了。我知道你这种渣男有的是借口。」

  她接着往前翻看聊天记录:「嚯,9月30日那天,她还去医院看过你。天呐,我前脚刚走,你就在医院病房里跟小学妹暧昧了?你知道廉耻二字怎么写吗?」
  我拼命摇头,可是吴小涵已经直接把我的手机丢到了一边。

  实话说,若是今年没有和吴小涵重逢的话,我确实不是没有可能喜欢上那个呆萌的苏玉。

  但是,在九月初认识她之前,我就已经成为了吴小涵的M,从那一刻起,我的脑子里每时每刻都是吴小涵,从没有过别的人;对苏玉,我更不可能有过半点男女间的好感。

  而9月30日苏玉去医院看我那次,其实是和实验室里的两个师弟一块去的,只是,聊天记录上大概体现不出来这一点来。

  但是,我现在根本没法解释——甚至我怀疑,就算解开了我嘴上的别针,让我开口跟吴小涵解释,她都不一定会信。

  吴小涵很生气地说:「口口声声说自己喜欢我,会忠于我,现在呢?偷偷摸摸和自己的学妹暧昧上了,把我蒙在鼓里?你说的喜欢我,崇拜我,会忠于我,怕没有半句是真心的吗,嗯?我确实是喜欢你,所以我不收你钱就调教你,连出去吃饭每次都是我掏钱;我甚至还为了你拒掉了其它所有M,一心一意调教你,而你呢?你仗着我喜欢你,就这么对我?不带你这么欺负我的吧,徐洋东。」
  我感到绝望——我该怎么向吴小涵解释,才能排除这样的误会呢?

  果然,吴小涵又说:「你这样的渣男,真是浪费我的感情。」

  说完,她扫起腿,靴子狠狠得踢到我的脸上,立刻就把我打出了鼻血。
  我整张脸一瞬间都在猛力下变形,嘴唇里的别针也撕扯得嘴唇滴下血来。
  她又抬起另一只脚,往我另一侧的脸上重重一踢——我满脸剧痛,头也震到近乎脑震荡。

  我的脑袋连续挨了好几下踢打,耳朵都快聋掉,她才停了下来。

  然后,她拿起了从我包里搜出来的美工刀,对着我身上就是一阵乱划。
  一边割着,她还一边骂道:「你这样的贱男不是喜欢被虐吗?那我今天就把你虐废了,看还有哪个女生会要你这垃圾!反正,我是不要了!」

  她手上的刀左右挥舞着,很快就将我身上的T恤划破,我的胸前和肚子上,也都被刀划出深深的伤痕,流出血来,把我的衣裤都完全染红。

  血液顺着我的身子往下流,让我下腹的皮肤感到一阵温热;可胸口却因伤口失血而感到凉凉的。

  刀尖狂乱地挥舞着,很快将我的身体变得血肉模糊。

  这刀割的疼痛让我咬紧牙关,可我却一点也不怪吴小涵。

  甚至,比起自己身上的疼痛,吴小涵心里因误解而感到的难过,更让我心疼。
  可是,我真的害怕,她连解释的机会都不会给我。

  忽然,教室门又打开了——大约又是被我的惨痛的呻吟吸引过来的吧。
  吴小涵发觉门开了以后,立刻丢下了刀子,对着门外的人温柔地说道:「同学,怎么了?」

  「啊……没事……」那个男生说完又关上了教室门。

  大约只是路过的学生吧。

  这一打断,倒是让吴小涵停下了残虐——也许她也觉得,留在这教室里进行残虐并不是个稳妥的主意。

  她重新拿起了我的手机,似乎在输入着什么内容。

  末了,她把手机丢在我面前。

  屏幕上赫然是她拿着我的手机发给苏玉的信息:「拜托回刚才的教室里来一下。」

  吴小涵狠狠对我说道:「等着你的小学妹来看你这副贱样子吧,看看她还要不要你这个渣男。我先走了,你自己享受吧。」

  说完后,她全然不顾我的叫喊,径直离开了教室。

  她一步步离开的背影令人心碎。

  最终,女神的脚步声也渐渐消失,铁门重重地关上,只留下被绑住的我,留在安静的教室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